朱民:中国金融市场在周期底部 上升趋势大于下调空间

发表时间:2019-03-01 14:21来源:第一财经 新浪财经网址:https://finance.sina.com.cn/china/gncj/2019-03-01/doc-ihrfqzkc0173438.shtml

 朱民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前副总裁

  随着中国经济实力和国际影响力的增强,世界经济论坛上的中国声音越来越响亮。本次论坛包括王岐山副主席的国家代表团,中国正式代表156人,为历届达沃斯之最。

  1、聆听王岐山演讲

  中国国家副主席王岐山在达沃斯年会上发表了题为“坚定信心,携手前行,共创未来”的致辞并回答现场提问。他在致辞中指出,中华民族开放包容,中国人相信“达己达人、天下为公、合而不同”。近代的四、五代中国人走过了一条艰难曲折、上下求索之路,在正确和错误的经验和教训中,取得辉煌成绩,将一个积贫积弱、生产力十分落后的农业大国建设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第一大工业国、第一大货物贸易国。

  他特别提到,一些国家未能处理好内政问题,公平和效率之间失衡加剧,资本和劳动之间收入分配差距加大,新技术和市场竞争的冲击,使部分地区产业衰落,导致了民众的不满。解决经济全球化过程中出现的问题必须对症下药,从内部结构改革着手。发展的不平衡要靠发展来解决,我们只能在做大蛋糕的过程中寻求更好的切分蛋糕的办法。

  针对全球化4.0,王岐山提出了七大基本原则:1)要守住全人类安全的底线,逐步探索建立相关规则和标准,同时为科学发展和技术创新推广和利用留下广阔空间。2)要平衡照顾各国特别是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利益,不能仅仅以发达国家、个别国家的安全、标准,要求全世界。3)要尊重各国主权,不搞技术霸权,不干涉他国内政,不从事、不纵容、不保护危害其他国家安全的技术活动。4)尊重各国自主选择的技术管理模式、公共政策和平等参与全球技术治理体系的权利。5)要坚持多边主义,在相互尊重、相互信任的基础上,广泛开展对话合作,构建和平安全、民主透明、包容普惠的技术规则体系和国际合作框架。6)要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确保技术创新在法治轨道和公认的国际准则基础上运行,由人类主导、为人类服务、符合人类的价值观,防止新技术成为实施恐怖主义手段违法犯罪的温床、侵害个人权利的途径。7)要创建新的社会政策环境,促进社会繁荣稳定。既维护好创新主体的权利、利益,也为民众适应技术的快速进步提供相应的教育、培训,使技术进步和普通人的生活就业相结合,和维护环境生态相结合,和人类的长远利益相结合。

  王岐山的演讲赢得了彭博、路透、《华尔街日报》、《金融时报》、《华盛顿邮报》、CNBC等世界主流媒体舆论普遍和高度的赞扬。

  2、达沃斯的中国主场

  1月22日晚,国务院国资委与世界经济论坛在瑞士达沃斯联合举办了中外企业交流会,介绍中国企业改革发展情况,推动中外企业进一步深化交流合作、共同把握第四次工业革命和全球化4.0带来的新机遇。国资委主任肖亚庆、世界经济论坛主席施瓦布出席会议并致辞。这是国资委首次携手中央企业、民营企业和知名外国企业在国外举办交流活动,共有来自29家外国企业、11家中央企业、8家民营企业的60余位企业负责人参加。

  肖亚庆表示,中国政府对2019年中国经济发展有坚定信心。针对中国经济运行中供给侧结构性的主要矛盾,中国将更多采取改革的办法,运用市场化、法治化手段来解决,加快推动产业结构升级和发展方式转变,扎实推动高质量发展。他提到,未来中国国有企业也将按照开放、市场化的原则进行改革,期待与各国企业合作。

  国投集团董事长王会生、中化集团董事长宁高宁、复星集团CEO郭广昌、保利集团董事长徐念沙、中国建材公司董事长宋志平、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马云等国内企业家先后发言,分享了对中国经济形势、中国国有企业改革、中外企业合作的看法。西门子总裁Joe Kaeser、波士顿咨询公司董事长Paul Burkner、爱德曼公司总裁Richard Edelman、嘉能可首席执行官Ivan Glasenberg、汇丰控股董事长Mark Tucker、标普集团首席执行官 Douglas Peterson等外国企业家和世界经济论坛创始人施瓦布先后发言,表达了对中国经济发展的赞赏和对中国进一步推动改革开放的热切期待。

  3、“一带一路”已成全球议题

  经过5年的发展, “一带一路”倡议已经成为国际的重大议题,今年达沃斯论坛的几场“一带一路”讨论,场场爆满。

  中国保利集团董事长徐念沙认为,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有着历史和发展上的深厚渊源,与当地国家接轨比较容易,同时中国企业非常注意双方的债务和风控问题。中华全国工商业联合会副主席王永庆列举了帮助“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建厂的实际事例,表示中国民营企业代表着市场经济的力量,虽然抗风险能力还有待提高,但有能力和意愿更积极地参与“一带一路”倡议。在“构建绿色’一带一路’,推动可持续发展”研讨会上,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教授马骏表示,未来几十年内全球大部分基础设施投资会在“一带一路”国家落地,加快推动在这些国家的绿色、低碳投资对实现巴黎协定的目标、改善生态环境和强化全球发展的可持续性具有不可估量的意义。

  阿塞拜疆、格鲁吉亚、新加坡、巴基斯坦、保济利亚等国均表示“一带一路”倡议已经产生积极效果。全球性的互联互通首先就是基础设施的互联互通,要用长期眼光来看基础设施投资,一是要经济上可行,二是要有争端解决机制。欧洲复兴开发银行行长认为,摒弃“一带一路”存在问题的政治争议,欧亚地区需要高质量的投资,应以投资质量而非政治考量来评价投资项目。而世界银行负责基础设施、公私合营和担保的高级顾问Abha Joshi-Ghani则从发展的角度解读了“一带一路”对缩小全球基础设施差距所发挥的重要作用。

  第三届“一带一路达沃斯论坛”在达沃斯期间举办。会议由清华大学、国家发展改革委国际合作中心、联合国工业发展组织、联合国训练研究所四方共同主办,香港特别行政区商务与经济发展局协办。会议的主题是共建“一带一路”,共享经济全球化成果,参会嘉宾覆盖了23个国家和四个国际组织。我参与了活动的筹备工作,并主持了论坛开幕式,相比前两届论坛,本届论坛的层级更高、代表性更强、讨论更深入。参会嘉宾普遍认为,“一带一路”是一个合作共赢的平台,应该推动融合发展,实现共商共建共享。面对一些批评和质疑,必须积极回应,坚持高质量发展的方向。“一带一路”不仅要与发展中国家合作,也要拓展与发达国家的合作。

  4、在达沃斯讲中国故事

  在达沃斯的众多中国代表中,国资委主任肖亚庆、重庆市委副书记任学锋、广州市长温国辉、证监会副主席方星海、国家能源局局长章建华等政府官员,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马云、国投集团董事长王会生、中化集团董事长宁高宁、复星集团CEO郭广昌、保利集团董事长徐念沙、中国建材公司董事长宋志平、华为轮值总裁胡厚坤、弘毅投资董事长赵令欢、携程总裁孙洁等中国企业家,林毅夫、阎学通、马骏、朱宁等中国学者参加了多场论坛,并在不同场合就中国经济形势和政策、“一带一路”倡议、全球化、科技发展等议题发表了看法,并积极对外介绍中国经济发展成就和改革开放新机遇。

  证监会副主席方星海在“重新审视全球金融风险”研讨会上介绍了中国经济形势,认为尽管中国经济增速有所下滑,但中国有充分政策空间加以应对,债务问题总体可控。中国的确在经济管理上有不同的方式,但过去40年,中国避免了重大金融危机,正是因为自上而下的风险管理机制以及央行的介入,使得风险不会在中国金融体系中蔓延,值得其他国家学习和借鉴。

  国家能源局章建华局长在“能源战略展望”研讨会上介绍了中国节能减排取得的成绩,包括关闭小煤炭和小火电,北方进行“煤改电”以改善空气质量,煤炭使用量明显减少,石油天然气使用量增加,风电、水电、光伏和核电等清洁能源的使用量均创新高,清洁能源的废弃率创新低等成就。

  在“全球化4.0:中国在未来全球商业中的角色”研讨会上,国资委主任肖亚庆、中国建材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宋志平和蒙牛集团总裁卢敏放指出,全球化4.0为中国企业提供宝贵的学习机会,在走向世界进行投资的过程中,中国企业将不断适应当地的文化和法律、适应全球秩序和国际化规则。全球化的趋势就是消除壁垒,中国正在加大对外开放力度,过去中国被世界要求开放市场,如今中国在号召全球开放市场,发达国家应为中国和中国企业提供公平的竞争机会。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名誉院长林毅夫在论坛上表示,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后,发达国家至今尚未完全复苏。同时,金融自由化、高科技发展过程中出现的财富分配不均衡等问题,使得发达国家内部出现不满情绪,转而将全球化当作“替罪羊”。“逆全球化”不利于全球分工和资源配置,结果是每个人都蒙受其害。新一轮全球化可能会变成由新兴经济体来推动,中国深知全球化的益处,正持续主动开放市场。

  5、世界热议中国政策走向和金融市场

  会议多场专题讨论均涉及中国经济。代表们赞赏中国政府质量重于速度的增长新理念,普遍相信中国仍有足够的政策工具吸收中美贸易摩擦的冲击。中国应继续供给侧改革,扩大开放,引入竞争,释放长期经济增长潜力。

  瑞银主席Axel Weber认为,中国需要进一步引入竞争,沿着改革国有企业、改善国企与民企的竞争环境、引入国际竞争的步骤稳妥改进。英国国际发展大臣Penny Mordaunt认为,中国正逐步实现经济发展的“质”与“量”,供应链结构的改变会深刻影响经济走势。渣打银行CEO Bill Winters表示,中国在开放资本市场以进行国际投资,同时在开放信用市场,企业在投资中国时希望得到法律强有力的支持。

  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教授金刻羽表示,几年前的论坛上,大家很担心中国经济的脆弱性,此后中国开始了去杠杆行动,杠杆率现在的确在下降,中国经济的确在放缓,但是也更安全了。凯雷投资集团CEO Glenn Youngkin和IIF主席兼CEO Timothy Adam在同一场讨论中表示,中国经济的重心由出口逐步转向内需,目前的经济增速可持续性更强,所面临的结构性改革问题也是中美贸易摩擦的一部分,银行业的开放是下一步改革的重点。

当全球金融市场面临重大不确定性时,中国金融市场的规模、发展速度和改革开放政策引起与会金融业代表的高度关注和兴趣。我认为,从全球看, 美国金融市场已经居于周期的末端,未来下行趋势大于上行空间。虽然美国股市经历了20%的下调,估值仍然高位,在经济增长下滑中,公司盈利可能下滑更快,金融市场不确定性很大。而中国金融市场在周期的底部,上升趋势大于下调空间。中国增长6%以上,中产阶层财富不断积累,金融资产占全球金融资产配置远远低于中国GDP已占全球GDP 15%的比例,也远低于新兴市场金融资产配置占国际基金6%~9%的比例。最近中国债市和股市纳入国际市场指数,理论上有望引进5000亿元人民币资金入股市,1万亿元人民币资金入债市。这些都使得中国金融市场成为2019年吸引全球投资者关注的市场。2019年会是金融资本流入中国的大年。

  虽然大的背景利好,但国际资本是否会流入中国市场还要看中国金融市场的开放、监管、透明度,会计标准和资金流动约束等具体市场情况。我在会场遇到很多金融界的老朋友,不乏全球大基金的总裁,都关心中国近期宣布的一系列的金融改革和开放政策,特别是这些政策的落地。提出的问题都很具体,包括独资金融机构的设立,新产品开发的审批,业务执照的发放,清算系统和支付系统网络,衍生产品的市场和监管,跨境资金流动的效率,等等。往往在过道遇到一位熟人,站着聊,一会儿就聚起一小群人,让我深感国际金融投资者对中国金融市场的高度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