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观察】执绿色金融之笔 描绘“一带一路”建设“工笔画”

文章附图

国家主席习近平在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开幕式上指出,希望同各方一道,绘制精谨细腻的“工笔画”,让共建“一带一路”走深走实,更好造福各国人民。


这幅“工笔画”的绘制离不开资金融通的衬染。6年来,“一带一路”建设的资金支持体系不断健全,融资支持日益市场化、多元化,成为推动“一带一路”倡议落地生根、开花结果的重要力量。


央行行长易纲在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资金融通分论坛上介绍,中国金融机构已为“一带一路”建设提供资金超过4400亿美元。其中,金融机构自主开展的人民币海外基金业务,规模超过3200亿元。中国资本市场为相关企业提供股权融资超过5000亿元,沿线国家和企业在中国境内发行熊猫债超过650亿元。


站在新起点上,推动 “一带一路”建设向高质量发展,资金融通更是重要一环。


一方面,高质量共建“一带一路”的关键在于互联互通。自“一带一路”倡议提出以来,金融互联互通正不断深化,中国金融带动世界金融服务“一带一路”的格局已经形成。


截至2018年末,已有11家中资银行在28个“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设立76家一级机构,来自22个沿线国家的50家银行在中国设立7家法人银行、19家外国银行分行和34家代表处。


与此同时,我国商业银行与沿线国家主要银行建立了“一带一路”银行常态化合作交流机制。自2017年5月成立以来,目前机制成员已覆盖45个国家和地区的85家金融机构,已合作落地超过55个“一带一路”沿线项目,承贷总金额达427亿美元。


未来,要以开放包容为原则,完善金融支持格局,把开放包容和互利共赢的精神用在对接区域发展战略及合作国发展战略上,用在深化与各类国际金融机构的务实合作中,不断完善金融支持格局,为共建“一带一路”提供更高质量、更有效率的金融服务;要以多边机制为平台撬动国际多双边资金,加强与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联合国开发计划署等国际组织的协商合作,特别是聚焦规则对接融合,不断扩大全球金融合作的“朋友圈”。   


另一方面,绿色金融已成为金融高质量共建“一带一路”的重要着力点。据全球基础设施中心估计,从2016年到2040年,全球的基础设施投资需求将达到94万亿美元,其中大部分来源于发展中国家,特别是“一带一路”国家。据世界银行计算,基础设施和建筑物在建设和运行过程中排放的温室气体占全球碳排放总量的70%,且一旦建成其年排放量将在未来数十年保持不变,具有明显的“碳锁定效应”。这将给“一带一路”国家和相关基础设施建设带来新的挑战,也要求相关机构在项目建设和运营中需要更多考虑环境和社会因素,积极开展绿色投资。


推进“一带一路”高质量发展,金融业具有独特的地位和作用,发展绿色金融不仅是大势所趋,而且大有可为。


首先,我国已从顶层设计层面为绿色金融的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人民银行、财政部等七部委于2016年8月联合印发的《关于构建绿色金融体系的指导意见》,标志着我国已经建立了比较完整的绿色金融政策体系。通过不断完善顶层设计,鼓励绿色信贷、绿色债券、绿色基金等市场化金融工具发展,大力发展国内绿色金融市场,2018年中国绿色债券发行额达到2826亿元,同比增长12%,成为全球绿色债券市场的第二大发行国。


其次,我国金融机构开展绿色金融业务实践已积累了相当的经验。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中国进出口银行近日发布的《中国推进“一带一路”绿色金融发展的理念与实践》报告显示,截至2018年末,中国21家主要银行的绿色贷款余额已达到8万多亿元,较2017年增长16%。其中,绿色交通、可再生能源及清洁能源、工业节能节水环保项目贷款余额较大,增幅居前。


此外,绿色金融也日益成为“一带一路”国际合作的重要内容。2018年以来,中国金融学会绿色金融专业委员会与英国伦敦金融城牵头,联合国内外多家机构共同发起了《“一带一路”绿色投资原则》,将低碳和可持续发展议题纳入“一带一路”倡议。截至2019年3月底,已有来自中国、英国、巴基斯坦、阿联酋等“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的近20家金融机构签署了该原则。


值得关注的是,在此次“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举行的绿色之路分论坛上,国家发改委国际合作中心、国家开发银行等20余家发起方共同发布了三大绿色倡议,即“一带一路”绿色高效制冷行动倡议、“一带一路”绿色照明倡议、“一带一路”绿色走出去倡议。


可以肯定的是,未来高质量“一带一路”建设将带来更大的绿色金融需求。“一带一路”参与国巨大的基础设施需求,为新一代绿色产品和绿色技术提供了广阔市场,大量中外企业具有提供高质量基础设施和绿色解决方案的能力。从中长期来看,绿色金融项目不仅有社会效益,而且有经济效益,“一带一路”绿色化前景可期。